当前您在:主页 > D生活居 >孩子上厕所如临大敌?儿童如厕的设备障碍与歧视
孩子上厕所如临大敌?儿童如厕的设备障碍与歧视
分类:D生活居 热度: 181℃

厕所中的孩子
厕所里的儿童:来自巨人国的歧视

妳想想,当一个一百公分左右(或者不到一百公分)的孩童走进成人的厕所、去上成人的马桶、踮起脚用成人的洗手台,他会不会觉得像是来到一个巨人的国度呢?如果有一天我们来到一个巨人国,所有的事物、设施都是给巨人使用的,我们会不会觉得有障碍?

孩子上厕所如临大敌?儿童如厕的设备障碍与歧视

淑婷:

读了妳的来信标题,我立刻想起比利时的尿尿小童雕像(Manneken Pis)── 那大概是世上少数可以在公共场合光明正大尿尿,不必受人指责的儿童吧(而且还受人表扬哦;传说是这样说的:因为这个小童尿尿扑灭了火药,城市才免于祝融之灾……)。其他的儿童(真正的儿童,不是雕像),都要躲在树丛、街角后的花圃、公用厕所里面尿尿,不然就会被成人指责,「怎幺这幺没教养!」

有人会说:「小孩本来就应该在厕所里尿尿啊!随地便溺是野蛮的行为!」可是,小孩想尿尿这件事,就像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就算妳在出门前问再多次:「你确定不要尿尿吗?」提醒再多次:「路上没有厕所喔!」而他也跟妳保证再多次:「我不要尿尿,确定。」等一下他还是有很大的机率会在街上跳脚、扭来扭去,可怜兮兮地说:「妈妈,我要尿尿~」或是直接尿出来(这种时候,我就会希望他还在包尿布,但「可是瑞凡,我回不去了。」)

如临大敌的尿急时刻

很多时候,街上并不是到处都有厕所。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街上每走三五步就有乾净的公用厕所,这样我就不必每次出门时都和小孩说N遍:「欸,你先去尿尿我们再出去。」说到我自己都觉得我在逼迫他。小孩尿急了,又找不到可以让他上厕所的书店、餐厅、博物馆,就只好让他在有树有草的地方解决生理需求。

我必须说,迫不得已时,让小孩在树下或草地上小便,是我在波兰才比较敢做的事,因为我知道波兰人对守规矩的标準比较宽鬆。在波兰,成人随地小便被抓到是要缴罚金的,但是对小孩,大家会睁一只眼闭一睁眼(因为小孩就是小孩啊!)。我看过波兰父母带孩子在树后面小便,大家好像也没什幺特别的反应。而在台北,我一方面怕会被人骂或拍照,另一方面怕在树下撒尿会对大树公不敬,所以在他尿急时会尽量带他到最近的捷运站、书店、饮料店或咖啡厅尿尿(在消费场所,我通常会花点钱买个东西,免得对不起店家)。

幸运找到了厕所、选好了厕所(目前我们家是这样:我带儿子进女厕,老公带儿子进男厕,有无障碍兼亲子厕所就上无障碍兼亲子厕所)、走进了厕所,也不是所有问题就解决了。不管在波兰还是台湾,一般厕所的空间通常很狭小,马桶又很高,要让小孩子的身体不碰到马桶,然后尿液又能不偏不倚射进马桶,而不是洒到马桶座或地上,真的是要武功高超,或是拥有像妳所说的「特异功能」。

好几次,我因为儿子的尿尿洒出来、我必须蹲在地上擦拭,而怒气沖天、髒话连连。有时候我也会忍不住跟他抱怨:「下次瞄準一点啊!」但是转念一想,这又不是他的错,就会很后悔自己怎幺这幺没耐心。是呀!这真的不是他的错,也不是我的错啊!如果每个厕所都有适合儿童高度的马桶,让小孩能好好安心上厕所,谁又会希望连上个厕所都要如临大敌呢?

儿童如厕的障碍与歧视

我不知道妳有没有这种经验,但是好多次,当我陪儿子去上厕所,我都有一种陪身障者去上厕所的感觉。我当然知道儿子不是身障者,也知道身障者和他们的照顾者所面临到的困难是更巨大的。但是妳想想,当一个一百公分左右(或者不到一百公分)的孩童走进成人的厕所、去上成人的马桶、踮起脚用成人的洗手台,他会不会觉得像是来到一个巨人的国度呢?如果有一天我们来到一个巨人国,所有的事物、设施都是给巨人使用的,我们会不会觉得有障碍?

会,我们当然会觉得有障碍,而且会觉得受歧视。这个社会对身障者本来就很不友善,骑楼高低起伏的路面或没有人行道的小巷子很难让轮椅通过(而且常常有人在路边停车,行人还要绕道),许多地方没有可以让轮椅有足够空间进去的电梯(或根本没电梯),无障碍厕所缺了照护床还是障碍……

类似的困境,儿童也会遇到,只是程度和身障者不同,还有困难的点也不同。轮椅没办法走的地方,娃娃车也不能走。婴幼儿妈妈可以抱在手上、背在身上,长大一点后小孩可以自己走,这一点确实是比身障者方便许多。但是,有些地方婴幼儿去了会被人白眼(因为他们就是会自然而然发出一些声音,「扰乱」清净),有些地方甚至明文规定不准小孩进入。

如果今天这些地方规定的是「不准身障者进入」,所有人都会说,这是明明白白的歧视。但是,因为对象是小孩,所以这歧视就不再是明明白白的了。总会有人跳出来说:「我只是想安静吃顿饭有这幺困难吗?」「不会管教就不要带出来啊!」「小孩就是要适应社会啊!」同样是弱势,同样是歧视弱势,人们在面对身障者时还要顾及一下「政治正确」(当然,这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而是长期抗争得来的成果),但面对孩童,很少人会觉得他们在歧视。

可是,当一个小孩连解决基本的生理需求都会遇到问题,那怎幺不是歧视?而当他的需求不被重视,旁边的大人不去思考社会是否有结构上、系统上的问题,只会觉得小孩或他们的父母无法「适应」是他们自己的错(很多人都很爱说:「我当年还不是这样过来的?」潜台词就是:「为什幺你不能像我一样默默忍受?」),那不正是歧视中的歧视?

一个更能看到不同需求的环境

我心目中一个有同理心的社会,是可以去看到不同人的不同需要,然后在可能的範围内,试着在各种需要之间取得平衡。当然,让所有人的需要都得到百分之百的满足,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当我们开始去试图改变,也许这个世界对许多人来说,都会变得舒服一点。

我希望当我的孩子在长大过程中需要适应的社会,并不是一块不可以改变的铁板,而是像黏土一样可以被改变、塑造、打开、可以随着人类本能的需要去被调整。只有这样,它才是一个人性的社会,而不是一个由规则堆叠起来的、把人关在里面的牢笼。

蔚昀

孩子上厕所如临大敌?儿童如厕的设备障碍与歧视《逊妈咪交换日记:一样的育儿关卡,不一样的思考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随机精彩图文